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湖南治疗白癜风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13:31:33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湖南治疗白癜风,吉林根治白癜风,北京治疗白癜风究竟要花多少钱,建始白癜风医院,单县白癜风,清新白癜风医院,德令哈白癜风医院

  

  绿孔雀雄鸟亚成体可见未生长完全的羽屏

  孔雀分为蓝孔雀和绿孔雀,人工喂养的基本是国外的蓝孔雀,中国本土的绿孔雀亚种只存在于野外,体型较蓝孔雀更大、更加威严端庄,且数量稀少。

  2016年11月,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鸟类专家在云南省新平县哀牢山周边开展鸟类监测项目时,发现了绿孔雀最后完整的栖息地;而最近这里即将因一座新建的水电站被彻底淹没的新闻,引起了国人关注!

  2017年3月15日,野性中国创始人、我国著名野生动物摄影师奚志农带队,赶往绿孔雀“中国最后一块完整栖息地”,寻找切实的影像记录,力图在这里被破坏前,为绿孔雀发出“求救信号”!

  支离破碎的栖息地曾经绿孔雀成群

  这片绿孔雀最后的栖息地,人迹罕至,开车途经的省道,在电站建成之后将被淹没。两岸的山体已经看不到几棵植物,灰土色的山体裸露,入夜,工地的大灯亮起,照亮了林立的机械臂和钢筋混凝土林。

  次日清晨,小分队到达最靠近绿孔雀栖息地的一处小村落,与一位当地村民会合。一位老人得知小分队是来找绿孔雀的,打开了话匣子,说她年轻的时候,这里的绿孔雀可多了,经常能看到二三十只一起呼啦啦从山坡上飞到河谷里喝水觅食,晚上绿孔雀鸣叫起来满山都是回响。如今虽然也能听到绿孔雀的鸣叫,却只能偶尔见到几只。

  得知绿孔雀傍晚时会到河滩觅食喝水,看时间来得及,小分队立即收拾好设备,徒步下山。

  

  绿孔雀栖息地必须的自然环境

  傍晚河滩喝水觅食

  绿孔雀露出华丽羽屏

  下午5时30分,上游的水坝开始放水,水面升高了约10cm,还好没有淹没河滩。太阳渐渐落到了山后,水面开始回落。下午6时46分时,队员们突然发现对岸河滩沙地上出现了墨绿色的身影——是绿孔雀!这只雌性成鸟高大、羽色鲜艳,它十分警觉地在这片细沙滩上觅食,会不时抬头张望四周,一直小心地将身体隐蔽在矮草丛中,不一会儿隐入矮林中不见踪影。

  几分钟后,另一只绿孔雀飞落在乱石滩上,“显摆”它的身姿。这也是只雌性成鸟,长颈,直立的枕冠,两翅稍圆,尾羽颜色暗淡,平扁,稍呈凸尾状,尾羽是华丽的蓝绿色。它悠然地漫步、觅食,不时环顾四周,最后踱入矮树丛。

  另一边的隐蔽记录点拍摄到了一只雄性绿孔雀,在石滩上喝水之后,转身露出它带有金属反光眼状斑的华丽羽屏——也只有在这样的谷地,雄性绿孔雀那巨大的羽屏才有“用武之地”。

  这些记录令人激动不已:在恐龙河保护区外,还有一片栖息地生活着这种美丽的大鸟,它们在这里觅食、求偶。

  对栖息地要求极高

  河滩一旦被毁将无法生存

  绿孔雀对栖息地的要求极高,小分队进一步对地貌、森林和气候观察发现,这里对绿孔雀而言确实“宜居”。

  食物、水源、地形和隐蔽条件对绿孔雀选择栖息地都有影响。绿孔雀以植物的嫩芽、嫩枝、花蕾,植物种子(野生豆科植物种子)和果仁,及农田中的荞子、麦子、豌豆等为食,黑翅土白蚁等也是它嗜好的动物性食物。

  绿孔雀分布区内热量较为丰富,温度年振幅不大,全年多分为干湿两季。除了落果多、坡度小、乔木盖度和胸径大等,它们对栖息地的要求还包括离水源距离小于100m、遮光度小于20%、土壤干燥等。

  要找一片合适的栖息地,并不容易。而一旦这些河滩不复存在,绿孔雀将无法生存。

  

  隐约可见羽屏的绿孔雀雄鸟

  保护区“保护”不力

  面积不断减少偷猎难禁

  恐龙河保护区自2003建立以来,先后三次调整范围,每次面积都在不断减少。

  早在2014年,恐龙河保护区就开始利用红外相机对绿孔雀进行监测,记录下大量资料,但由于这些资料一直秘而不宣,导致这片栖息地不为人知,当地的百姓也根本不知道绿孔雀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偷猎捕杀行为一直未绝迹。在戛洒江一级电站的环评文件中看到的相关内容仅仅是一句“一般认为施工对其在保护区分布并没有显著影响”。

  而野性中国的实地考察证明,该栖息地位于戛洒江一级电站上游的支流,最低海拔为613米,水库蓄水后,正常蓄水位为675米,即使是死水位,海拔高度也达到了640米。

  附近山头将全部淹没

  绿孔雀最后家园岌岌可危

  对栖息地的破坏,将使野生绿孔雀遭到“团灭”。由于人为破坏,绿孔雀主要栖息地——原始季雨林已基本消失,残存分布在河谷及地势较陡峭地带的零星小片也面临严重威胁,如:水电站建成蓄水前“清库”时水位线以下的植被全部要砍掉,绿汁江、戛洒江现仅存的原始季雨林将面临一场浩劫,恐龙河下游的绿孔雀小种群或将灭绝。

  调查中,施工人员说戛洒江一级电站附近的山头将全部被淹没。耕地、附近的农家以及在这片森林生存的万物生灵将无一幸免。

  入夜,绿孔雀高亢的鸣叫在山谷中回荡,阳春三月,正是这“百鸟之王”繁衍生息的时间,而它们却因人类的破坏,在遭受生存的无情考验……(本文特别感谢野性中国给予的大力支持!) 奚志农 张炜 婉蓉 文/图

  

  触目惊心的电站工地

  gt;gt;小知识

  绿孔雀,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属于鸡形目、雉科、孔雀属的大型鸟类,其体长180~230厘米,头顶一簇直立的冠羽,雄鸟体后还拖着长达一米以上的华丽尾屏,极为醒目。历史上,云南多地曾有野生绿孔雀分布,但近年来,由于赖以生存的河谷地带的环境遭到破坏,绿孔雀分布区正在迅速消失和退缩,数量急剧下降。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濒危物种,野外种群不足1000只。

  

  绿孔雀的食物,河岸常绿乔木林中生长的豆科植物虫豆。

  

  黄昏时分,回到树冠休息的绿孔雀。绿孔雀对夜宿地的选择极为挑剔,一般选择高大的树木,且周围视野需较为开阔,而这样的树木一般都只生长于河谷低海拔处,一旦电站开始蓄水,河谷内的这些树木将无一幸免。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乌兰察布白癜风医院